• 张军 昆曲的语言像英语一样直接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9-25 09:47 | 作者:金日教育 | 来源:未知 | 浏览:
  •     张军放弃上海昆剧团副团长的职位,成立上海张军昆曲艺术中心。七年过去了,这位“离经叛道”的昆曲王子先后制作了园林版《牡丹亭》、“水磨新调·Kunplug”新昆曲音乐会,主演了谭盾的歌剧《马可·波罗》……走了一条跟传统昆曲演员完全不同的路。
     
        今晚,张军将带着他的当代昆曲《春江花月夜》来到北京,全剧通过张若虚与女子辛夷的三次见面传递出不同的人生感悟,张军把它称作一个关于“爱与时间”的故事。回顾这些年走过的路,张军对新京报记者说,他与昆曲有一个十年的约定。
     
        戏校生活
     
        看看《霸王别姬》就知道了
     
        12岁之前,张军跟昆曲没什么交集,家里也没有搞文艺的。1986年,上海市戏曲学校来张军的家乡青浦招收昆曲学员,张军的妈妈就让孩子去报考试试。性格有点内向的张军报考音乐班受挫后,改考演员班,当时唱了一首电视剧《济公》主题曲,“鞋儿破、帽儿破”,昆曲名家张洵澎听了觉得还不错,就留下他准备后面的考试。
     
        经过三个月的培训和考试,张军从几千个孩子中脱颖而出,成了戏曲学校“昆三班”在青浦地区招收的两名弟子之一。没想到,此时妈妈却不同意了,“我妈的意思就是想让孩子考试锻炼一下,真考上了,他又怕儿子学戏太苦。我说那不行啊,既然坚持下来考上了,那就得上。”
     
        最终,张军的坚持还是说服了妈妈。关于在戏校的生活,张军说:“看看电影《霸王别姬》就知道了,我们也是那么练出来的。”“昆三班”的班训很直接,“不舒服,就对了。”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正处于昆曲的低潮期,60人的“昆三班”最终坚持下来的只剩一半。
     
        离开体制
     
        遵从自己内心的声音
     
        进入上海昆曲团后,张军逐渐挑梁演出《牡丹亭》等大戏,当上了副团长,也有了“昆曲王子”的美誉。不过,2009年,处于事业上升期的张军做出了重要决定,离开体制院团,创办上海张军昆曲艺术中心。那几年“文化体制改革”热,政府也鼓励演员自己办团,但有胆量走出来的没几个。
     
        为什么走出来?“当时就想能自由地飞翔,其实并不知道前路在何处。只是不愿被禁锢,这听起来很幼稚,就像当初坚持上戏校一样,我还是遵从了自己内心的声音。”离开院团之后,张军做的第一个戏是实景园林版《牡丹亭》,“真的很难,从找场地、排练,到扫地都得自己来。”
     
        当时压力有多大,张军说:“彩排的时候演员自己都没信心。2010年6月5日首演,当灯光关掉又亮起之后,我被现场观众的氛围感染。从那一刻起,我知道我不再怕了,收获了一颗勇敢的心。”在那之后,张军进行了一系列大胆尝试,推出“水磨新调·Kunplug”新昆曲音乐会,主演谭盾的歌剧《马可·波罗》……一直到这次的当代昆曲《春江花月夜》。
     
        开导赏会
     
        “说服”观众买票进剧场
     
        离开国有院团,最大的难题是,你得想想怎么卖票?怎么让观众走进剧场?上周六,张军在北京举行了一场当代昆曲《春江花月夜》的导赏会,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“说服”观众购票走进剧场。
     
        “演才子佳人,所有的剧种都演不过越剧;演帝王将相,所有的剧种都演不过京剧;不过,说到演《牡丹亭》,也没有哪个剧种能超过昆曲”、“姐姐,咱一片闲情,爱煞你哩!这段唱词翻译成英文就是:So much I love you!昆曲过时吗?我们老祖宗的语言像英语一样直接。”
     
        这样的导赏会张军做了100多场,平均演一次《春江花月夜》要做五次导赏会。对此,张军觉得是值得的,“我从1998年在院团时开始做昆曲推广,那十年是结合具体的昆曲演出来的;从2009年到现在,我想让大家知道昆曲所代表中国文化的个性,它身上集中了我们很多的传统文化。”
     
        未来发展
     
        形成民营院团发展机制
     
        张军的儿子今年10岁,张军说:“我不会要求他做演员,他爸爸已经够辛苦的了,他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好。”张军没跟别人说过,在他心里,跟昆曲也有个十年之约,“我2009年离开国营院团,我想在离开10年的时候能够给自己和观众一个交代,就是一个民营戏曲院团,他生存下去的机制是什么?不能说张军离开了、退休了,这个上海张军昆曲艺术中心就没了。”
     
        这几年,张军和团队依靠在上海朱家角驻场演出的实景园林版《牡丹亭》,已经能够体面地生存下来。“当然,现在《春江花月夜》团队完全靠演出还不能收回成本,我们也在昆曲的行业里不断创造、尝试新的可能性。”
     
        张军觉得,要形成一个民营戏曲院团完整的机制要解决三方面问题,“第一是上游,钱从哪里来?离开国家的财政支持如何生存?是设立文化基金,还是其他方式?第二是中游,一个民营剧团要有完整的运营机制和作品,第三是下游,昆曲的发展要深入到教育里面去,一方面是专业昆曲演员的教育,另一方面是大众审美层面的教育,白先勇老师在北大讲述的昆曲课,就是很好的例子。”
     
        采访最后问张军,最大的愿望是什么?“我想,60岁时可以退休了,但愿能有好的机制,让上海张军昆曲艺术中心走下去。”
     
        讲戏
     
        聊到《春江花月夜》这出戏,张军说,大家最近看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特别火,而一部昆曲要比诗词歌赋复杂得多,“这部原创昆曲取材于唐代诗人张若虚的同名诗篇,有‘孤篇压全唐’之称,编剧罗周花了13天时间就写出来了。剧本发表的时候,引起昆曲界很大关注,盛和煜老师就很欣赏这个戏,他曾问罗周要表达什么?罗周说‘人和宇宙’。”
     
        对于这个主题,张军一开始有点摸不着头脑,在排练时他有了体会,“昆曲就是在爱情、人性、时间之上最超然的部分。人的一生是可以用时间来计算的,但是你可以在戏里面获得古今中外、情感和时间的穿越,找到关于自己与时间、世界的一些触动的瞬间。”张军把《春江花月夜》总结为一个关于“爱与时间”的故事。
     
        为了帮助现代观众更好地理解这个故事,去年情人节,张军和他的团队拍摄了一个短视频,邀请了四对不同年龄段的情侣。女生被化妆师造型成70岁的模样,然后用摄像机记录下男生见到“70岁”女友时的真实反应。这个视频收获了5000万的点击,张军觉得,视频的可贵之处在于记录了情侣的真实反应,也可让观众思考爱情与时间。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
  • 网站介绍 | 版权声明 | 免责声明 | 投稿指南 | 联系我们
  • Copyright © 2002-2017 JINRIEDU.CN 金日教育 版权所有 豫ICP备11004860号-2
  • 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,并不带表本站观点!若侵害了您的利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及时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