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BK奧帕瓦VSBK迪辛:母爱无限
  • 发布时间:2016-12-26 20:52 | 作者:金日教育 | 来源:jinriedu.cn | 浏览:
  •   那天上午,天阴沉沉的,些微的北风吹刮着,略有些冷意。这初冬的天气,说来也怪,一会儿冷,一会儿热,就像小孩子的脸,说变就变,真是让人琢磨不透。
     
      第一节恰逢有我的课。现在的学生娃真难得管理,能把一堂课平平安安地上下去,我就准备朝南天门作揖了,菩萨保佑,千万别出啥乱子,要不然我真是吃不了兜着走。我于是镇定了精神,板着面孔,装出一副虎虎生威的样子,慢慢地向教室走去......
     
      一进教室,我发现教室里异常安静,我的精神也陡然增添了一百倍,马上在讲台上摆好教案,接着拿起书,捏了根粉笔,便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。大约过了十几分钟,教室内突然爆出一阵哄笑,那安宁的气氛一下子被打乱了。我正疑惑时,突然发现许多学生的脸都朝向门口处,于是,我把视线也转向门口。
     
      门口站着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,她的头发蓬松得厉害,身上脏兮兮的,那衣服恐怕十多天没有洗过,那张脸不但缺少粉饰,我还怀疑她早上根本就没有洗过脸,那双眼睛红红的,眼珠突出,目光呆滞。她就傍依在教室门口,手里拿着一件较厚的秋衣,眼睛直盯着教室的某个位置,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。
     
      我有些恼怒,本来预计好好地一堂课,就让这个不速之客给搅糊了,正想走过去赶她走,班上有学生突然说:“她是班上刘泉的母亲,是个神经病,脑子有问题......”
     
      我于是马上控制住了自己先前有些失礼的想法和念头,只是微微地笑了笑,喊起刘泉,让他出去问问自己的母亲,到底是来干什么。
     
      刘泉很不情愿地离开了座位,万般无奈地走了出去,他小声和母亲说了几句,接着又转身喊报告进来坐下。
     
      我于是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课来,可这次,却丝毫没有一点滔滔不绝地感觉。
     
      我转身一看:发现那女人仍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,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手里紧捏着那件洗得挺干净的秋衣。呆滞的目光仍紧紧地盯着刘泉坐着的那个位子。
     
      我摇了摇头,想走出去劝走她,但这个念头只一闪,我马上改变了主意,于是径直走到刘泉的面前,小声地问他:“你妈来找你有么事,她这样站在外面也不是办法,你问清楚了没有?”
     
      刘泉阴沉着脸,好像有些生气地说:“莫得么事,她硬要我多添一件衣服,我穿得已经够多的了,不冷,她硬要我添上......”
     
      我无言,只好把目光转向窗外,看见刘泉的母亲仍站在那里,目光呆呆地望着刘泉,一动也不动。
     
      我左右为难,不知如何是好,赶她走吧,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,有失做老师的形象;不赶她走吧,她这样老呆在教室门口,影响了学生听课不说,也大大减弱了我讲课的兴趣。
     
      几乎是突然之间,一个念头在我脑中一闪,我马上放下教科书,走下讲台,走到刘泉的面前,小声地对他说:“你妈是怕你冻着,你又不愿意穿,这样僵持着也不是办法,这样吧,你到外面去把你妈妈手中的衣服接过来,当着她的面穿上,等她走了之后,你再脱下来不就得了!”
     
      刘泉这孩子很懂事,他照着我说的做了。他穿衣服的时候,我看见他的妈妈一边帮他扣扣子,一边歪着头,很欣赏地看着刘泉,直到把衣服完全穿好后,她的脸上才露出一丝隐隐地笑容,然后才依依不舍地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教室门口......
     
      我如释重负,又重新走上讲台,摆好教案,拿起书,准备再一次滔滔不绝地讲解起来,可不知为什么,我真的又一次一点滔滔不绝的感觉都没有,脑子里乱糟糟的,刘泉母亲的形象在我的脑中总是抹也抹不去......
  • 收藏 | 打印
  • 相关内容
  • 网站介绍 | 版权声明 | 免责声明 | 投稿指南 | 联系我们
  • Copyright © 2002-2020 JINRIEDU.CN 金日教育 版权所有 豫ICP备11004860号-2
  • 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信息来自互联网,并不带表本站观点!若侵害了您的利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及时删除!